Page Title

眾所皆知,臺灣土地改革的經驗向來為世人所稱羨與頌揚,其正面的功效似乎已經成為定論,應該不用再研究了,但是,豈知在進行田野調查之後,我的想法逐漸被顛覆了,因為我聽到了一些完全不一樣悲慘故事,經過了受訪者的啟發,我與助理再去挖掘相關的歷史紀錄,我終於發現問題其實是非常的嚴重,臺灣土地改革經驗有許多必須重新予以審視與檢討的一面。我也深覺當時的統治者太過於殘酷,為了達成其政治目的,不惜刻意塑造出一個「地主階級」,並把這一頂「地主階級」的帽子套在那些小面積土地所有權人的頭上,讓他們變成是一個被打擊及詆毀的對象,他們就如同是中共所批鬥的「黑五類」一般,而且這種現象至今仍然沒有獲得平反,如「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」依舊有效即是一例。

為了改變這個惡習,並為過往臺灣土地改革受災戶平反,我一直認為土地徵收及強制迫遷應該是臺灣「轉型正義」的重大課題,也就是臺灣「轉型正義」的課題絕非僅是過去式,如二二八、白色恐怖、國民黨不當黨產等,它更應該是現在進行式,如都市計畫、土地徵收、市地重劃、都市更新等強制迫遷,它們就在我們現存的世界裡,應該是現階段非常重要的「轉型正義」課題。然而,非常遺憾地,縱然是解嚴已經快三十年了,由於戒嚴威權體制沒有根本的改正,公共利益的詮釋權依舊是由政府及少數有權力的人所獨占壟斷,這使得我們的生活周遭,仍然是充滿著許多侵害人權的事情,亟需趕快予以改正,我因此很期待這本書的出版,能夠多少對此有所貢獻。

過往的威權獨裁統治本來就不尊重民主自由及人權,更因為土地改革而養成了隨意進行土地徵收的惡習,這樣的惡劣舉動並沒有因為解除戒嚴而有所改變,現階段竟因為中央及地方政府財政赤字惡化、及政治人物為了鞏固及拉攏地方派系,讓他們進行土地投機炒作,而更加變本加厲的被採用。除了土地徵收之外,同時也有許多不正當的市地重劃及都市更新等,這都是對於基本人權的嚴重侵害與剝奪,由此引發了許多抗爭及社會運動。

因此,我認為政府現在的浮濫徵收是與過往隨意徵收有著緊密的連結,也就是政府之所以會動不動就進行徵收,乃是因為已經養成了惡劣的壞習慣,而我們的社會在政府長期的誤導與扭曲宣傳之下,竟然也被洗腦,認為國家的進步一定會與土地徵收連結,因此對於政府的隨意徵收似不以為意,進而嚴重忽視了這個重大的社會問題。但是,這完全是不正確的,國家進步未必是要與土地徵收與強制迫遷作連結的,土地徵收及強制迫遷並非是國家進步發展的必要條件;我反而認為,在沒有或是極少數符合要件的土地徵收之下,國家依然能夠建設發展,那才是真正進步的表徵。

指南學人講座 //

「居住正義」新書發表會
 

本網站著作權屬於政治大學 社會科學學院,請詳見使用規則。

電話:(02)29393091 分機:51372 傳真:(02)29387790    地址:(116)台北市文山區指南路二段64號    E-Mail:css@nccu.edu.tw | 聯絡我們